电视机市场乱象(看电视变二次消费)

电视机市场乱象(看电视变二次消费)(1)

电视机市场乱象(看电视变二次消费)(2)

电视机市场乱象(看电视变二次消费)(3)

以前电视机打开就能看,想看什么节目随便换。但现在,不少电视用户发现,这一“基本操作”已经成为历史,现在电视机变得越来越复杂,想看不同的节目,可能需要下载一堆软件,但即便如此,也不一定能观看节目,可能还要二次消费充值会员才能观看。近日,有读者向南都湾财社记者投诉称,他给电视机端充值了5-6个年费会员,粗略算了一下,一年下来需要上千块。“太不划算了!今后肯定会减少电视的使用率,明年肯定不会再充值了。”根据数据显示,电视机的日均开机率已经由5年前的70%下降到了如今的不足30%。南都湾财社记者采访中发现,越来越多的家庭里,电视沦为客厅背景,年轻人更是不买电视。这种趋势使彩电行业雪上加霜。奥维云网(AVC)全渠道推总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中国彩电市场全渠道零售量规模为1672万台,同比下滑6.2%;零售额规模为531亿元,同比下滑10.5%。据群智咨询预测,2022年中国电视市场出货规模为3800万台,同比下降5.1%,这一数字回到了10年前。

A 看电视节目“啥都要VIP”

现在电视已经成为每个家庭必备的家电,而且与互联网端的打通更是让电视上的内容数量、品类不断增加。不过,这些变化也带来了很多的问题。

日前,一则吐槽电视会员的新闻引起大众热议。今年9月开学季,有学生的妈妈打开电视想让孩子看《开学第一课》,然而发现电视上的各种节目全部显示需要VIP才能观看,想让孩子看就得先交钱买VIP。这位妈妈大怒:有没有搞错,花几千元买的电视是摆设吗,现在的电视咋变成这样了……最终这位妈妈放弃了电视,选择用手机给孩子播放视频。

对此,有网友表示:自己花钱买的电视,用自家的电,开机要看广告,看完广告还要充会员……“现在的电视,除了投屏工具,实在想不出它还有啥功能。”甚至有网友称,等家里的电视坏了以后,再也不会入手新的电视了。

南都湾财社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最让网友们诟病的就是现在观看各种电视节目,动不动就需要开通VIP,花钱才能往下看。今年9月2日,有网友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反映:在芒果TV买了会员,但是会员用途只是跳过广告,如果标示有VIP字样的节目还要再次升级套餐。9月18日,另一网友则投诉:电视会员种类多,宣传信息不明确。“为了给宝宝看动画片,往电视充值了218元的会员,但后面才发现,要专门开通‘亲子会员’才能观看动画片。”

有佛山市民彭小姐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她家里用的是TCL电视,“少儿”栏目中都是家里小孩喜欢看的动画片,但是如果要观看,需要充值,而“少儿会员”年费就需要209元,“不然只能试看3分钟,而且还不能和其他栏目打通,只能看动画片,太坑了,看个电视,会员还要分种类。”

B 单个包年会员需要500元

南都湾财社记者调查发现,视频平台的会员体系细分且复杂,目前电视上的各个软件端会员还不能打通,这也导致了要观看自己喜欢的节目,可能需要购买多个VIP,这些VIP的费用还非常高,影响了很多人的观感体验。

有广州读者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家里使用的是华为智慧屏,如果根据页面上显示的会员价格购买完各家会员,“会是一笔巨款。”其中,单会员就包括华为全屏影视会员(包含芒果全屏影视会员)、华为视频少儿会员、极光超级影视VIP、酷喵会员。另外,在优选视频应用板块中还有奇异果、华数TV、埋堆堆、4K花园、云视听小电视等10余家视频平台会员。尽管有组合套餐方面,但包含华为全屏影视会员(包含芒果全屏影视会员)、酷喵会员、极光超级影视VIP、华为视频少儿会员4个会员的超钻套餐,年包费就高达680元;而如果需要购买华为教育视频会员则要付费600元。此外,如果还想收看云视听悦厅会员(搜狐大屏会员)或者埋堆堆(TVB内容),则还分别需要购买300元的年包费和249元的半年包费用……

此外,南都湾财社记者还发现,电视上的软件虽然同时隶属于一家公司的VIP,但手机端和电视端还要分开购买,而目前手机端和电视端VIP的价格差距接近一倍。

以目前位于第一梯队的视频平台“爱优腾”为例,电视端观看爱奇艺内容(爱奇艺的电视端软件“奇异果”)的只有白金会员、星钻会员和第三方合作的奇异果会员。爱奇艺原价248元/年的黄金会员,目前不支持TV端。可支持在电视、VR、电脑、手机和iPad上通用的爱奇艺白金会员和星钻会员,会员费分别是每年388元和418元,其中白金会员可观看的电视内容较少。

腾讯视频同样如此,198元每年的腾讯视频VIP只适用于非TV的智能硬件上。如果要在电视上观看,需要购买超级影视VIP,原价488元每年,折扣后298元。而如果要进一步观看有腾讯版权的体育赛事,还要购买原价698元每年(折扣后418元)的腾讯体育超级VIP,这意味着仅充值腾讯一家的年包VIP就需要最高超过700元了。

除此之外,优酷TV端的酷喵VIP会员、芒果TV电视端的芒果TV全品会员,年包同样需要488元。今年6月,B站宣布“电视大会员”改名为“超级大会员”,每月35元,可在TV、电脑、手机、iPad上使用,年度套餐目前也要188元。

C 不开会员就有广告

对于大多消费者而言,订阅电视会员除了想观看自己喜欢的节目外,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减少甚至免除观看电视广告的时间。

此前,在中国电子商会组织下,江苏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深圳市消费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提出并牵头起草了《智能电视开机广告技术规范》,试图对电视开机广告进行规范化,减轻开机广告对消费者造成的不适。南都湾财社记者采访了解到,《智能电视开机广告技术规范》明确规定所有开机广告时长不得超过30秒,且必须可以一键关闭。当点击关闭后,广告应在3秒内停止播放,并切入电视UI界面。

但直到现在,智能电视行业开机广告无法关闭的问题仍普遍存在,并饱受诟病。此前,人民网财经研究院发布的关于《2021年智能电视开关机广告调研报告》显示,近九成消费者家中的智能电视存在开关机广告,其中超过七成用户表示对开关机广告一秒都不能忍,超八成用户是在使用时才知道有开关机广告,不能取消或关闭的设置情况高达86%。

今年“315”期间,中消协发布“2020-2021年度消协组织维护消费公平十大典型案例”,其中涉及智能电视开机广告不可关闭的案例。中消协表示,这些案件从不同角度反映了消费领域存在的不公平现象,如强制交易、不公平不合理收费、霸王条款、不公平待遇等。

除了开机广告,南都湾财社记者调查后还发现,目前电视中广告还出现了前情提要广告、暂停页面广告、片尾广告、弹窗广告、跑马灯广告等五花八门的广告类型,而且一些广告页面极易误点,跳转至广告页面后,返回键设置较小难以退出。

为了减少看电视时的“烦心事”,不少消费者选择妥协,充值了电视会员,以避免广告干扰。

此前,荣耀总裁赵明在接受南都湾财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做事情都要有合理的商业逻辑支撑,硬件产品本身已经属于消费者,开关机的时候到底希望看什么东西,或者什么样的体验要由消费者自己做主,这跟电视节目里插播广告不一样;电视节目里消费者免费看一些节目源,放一些广告,这里有明确的商业逻辑支撑,这 是一种交换的行为。开关机的广告是把电梯间、户外的广告,在没有给消费者付租金的情况下放到客厅里,从商业逻辑上是不合理的。”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电视广告外,近期视频平台还放出了“新招”倒逼用户充值电视会员。以往,有用户选择在手机端充值会员,然后投屏到电视上,但现在这个窗口也可能被关闭。日前,优酷新剧《庭外》热播时,有网友抱怨无法用手机投屏到电视观看,并且还出现了需要开通电视版“酷喵会员”的提示。当时,优酷方面向南都湾财社记者表示,优酷VIP会员服务可在手机端、平板电脑端、电脑端使用。如用户需要在电视端观看,建议购买或者升级为酷喵会员,加享电视端权益。

D 电视厂商也推出自家会员体系

除了视频平台外,南都湾财社记者还发现,各家电视整机厂也推出了各自的电视会员体系,如华为的超钻石会员(酷喵 芒果 极光内容),小米影视会员(奇异果TV内容),海信聚好看影视VIP(含优酷、华数、芒果、4K专区内容)等等。

此外,不少视频平台软件也是从一开始就内置在大屏里,与官方会员达成捆绑销售。如腾讯视频的超级影视VIP合作电视厂商名单包括:长虹、康佳、夏普、索尼、松下、飞利浦、小米、讯码、微鲸电视等。而乐视电视也自带乐视电视端平台,一年华影时光会员价值299元。

据群智咨询预测,2022年中国电视市场出货规模为3800万台,同比下降5.1%,这一数字回到了10年前。奥维云网(AVC)全渠道推总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中国彩电市场全渠道零售量规模为1672万台,同比下滑6.2%;零售额规模为531亿元,同比下滑10.5%。在整体黑电市场量价齐跌的同时,整机厂为了保持整体营收规模,需要去寻思更多“创收”渠道。

事实上,电视整机厂大多已不把卖硬件作为“主业”了。根据2022年半年报,海信视像营业总收入202.1亿,归母净利润5.937亿元,最赚钱的业务为智慧显示终端,利润占比71.29%,营收占比为80.78%。

创维集团营业收入242.8亿,其中多媒体业务收入108.5亿,占比44.67%。根据其2021年年报中说明,多媒体业务主要包括智能电视系统及酷开系统的互联网增值服务等。

四川长虹营业总收入439.5亿,电视在其收入构成中营收占比13.22%,营业收入58.08亿;康佳营业总收入169亿,彩电业务营收23.9亿占比14.14%;兆驰营收71.1亿,多媒体视听产品及运营服务占比72.98%,营收51.89亿元……

而与视频平台的合作,就是转型方向其中之一。与手机类似,目前市面上的电视系统大多数采用的是安卓系统。众所周知,目前很多手机厂商均设置了自己的应用商店,互联网软件要上架这些品牌的应用商店,甚至在这些品牌的应用商店下载的软件,如果用户需要付费,互联网软件方也要交付品牌方一定比例的费用。

9月28日,长虹方面向南都湾财社记者确认,视频平台软件如果要在产品上预装,以及用户在大屏上充值会员,长虹方面都能获得一定比例的分成。但是具体比例,长虹方面表示与视频平台签了保密协议,“不方便透露。”

南都湾财社记者获悉,长虹系统内置爱奇艺奇异果,与长虹情况类似的还有创维。但就有关分成一事,创维相关负责人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与视频平台签了保密协议。

根据公开信息,创维旗下的酷开系统此前获得腾讯视频、爱奇艺两大平台投资,而目前创维也内置了这两大平台。

虽然各大整机厂都不愿透露和视频平台的分成模式和比例,但视频平台和手机厂商的合作可以作为参考。此前,有手机厂商内部人士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目前手机企业与软件平台的合作模式主要有三种:App预装、商店下载类广告,浏览器信息流广告,其中“盈利大头是预装和下载广告。”据其透露,不同品牌手机收取的授权费不同,每安装一款App,厂商就可收取8毛-5元不等的费用。以目前一款手机30-50款预装软件计算,对于第一梯队的手机厂商而言,每出一款新机,仅预装App这一项的收入就可以获利上百万元。

采写:南都·湾财社记者 孔学劭

实习生 李嫣韬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