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甜文第十四章(BL同性小说之大叔受VS年轻攻的故事)

第22 23部分

贺云峰的眼底浮现出微怒的神情,但是看到醉醺醺的秦焱,他现在说什么秦焱也听不进去,秦焱喝醉之后很喜欢说英文。

贺云峰听不懂,便皱起了眉头。

他刚想拉起睡袍,可是秦焱用力却扯着睡袍扔到了散发后面,嘴里还念念叨叨地说着什么,贺云峰想开口教训他。

但是秦焱一拉,贺云峰整个人跌坐在秦焱旁边,秦焱揽着他的腰,他让秦焱清醒一点,想拍开秦焱的手,可是秦焱就是抓着他不放。

贺云峰没有忘记贺东还在旁边,贺东低着头,没有看他们,贺云峰看了他一眼,让贺东过来把秦焱弄上楼去。

“秦焱在房间在楼上转角第三间,你先扶他上去。”贺云峰捡起地上的睡袍,让贺东把醉醺醺的秦焱扶上去。

贺云峰是扶不动秦焱,可是贺东就不同了,很轻松的就把秦焱扶上了搂,没有贺云峰的允许,贺东全程都不敢抬头看贺云峰。

贺东把秦焱放在床上,就在贺云峰的注视下走出了秦焱的房间,贺东关上了门,看着站在走廊上的贺云峰。

“你带秦焱去喝酒?”贺云峰疲惫地注视着他。

“昨天约好的。”贺东老实的回答。

贺云峰看了他一会儿,本来不想说了,但是他看到贺东那闷声不响的模样,他缓慢的动了动唇:“你到底想我怎么样?”

贺东摇头。

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贺云峰这才仔细的看他,发现贺东嘴角有伤,贺云峰缓缓地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嘴角,示意询问贺东到底怎么了。

贺东立刻明白了贺云峰的意思,但是他只是看着贺云峰没有作答。

“秦焱打的?”

“嗯。”

“秦焱觉得你背叛了他,所以才打你的吧。”贺云峰看着他,缓慢地靠近了他两部,他的目光落在贺东受伤的唇角。

短篇小甜文第十四章(BL同性小说之大叔受VS年轻攻的故事)(1)

“嗯。”贺东点头,感觉到贺云峰的气息靠近,贺东所有回避。

“我早就跟你说过,别和秦焱走得太近,我也让你提醒过他,别让他别对我的家业抱有幻想,他现在想这些还太早了点。”贺云峰慵懒地垂着眼,他缓慢的伸手替贺东整了整衬衣的衣领,他的动作慢得让人心慌。

贺东垂着头,任由贺云峰替他整理衣领。

贺云峰收回手才似有似无地说了一句:“你们让我很伤心。”也很伤神,他说过,他不要他儿子是同性恋……

贺东这才抬起眼平静的注视着贺云峰,而此时,贺云峰眼底的神情早已被那睫毛暗影所覆盖,他说的是实话。

贺东和秦焱让他很伤心。

不是因为贺东和秦焱有暧昧,而是秦焱想架空他,虽然他知道贺东不会帮秦焱,但是贺东却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他。

因为他知道,不但是秦焱不像让贺云峰继续找老大和老四,就连贺东也不想他再继续找,要不然贺东不会拖到现在。

贺东平静地看着他,像他道了歉:“我知道错了,是我不应该欺瞒你……”

贺云峰默不作声地看着他,贺东低垂着头一副知错的样子,过了半响贺云峰才点头:“这次就算了,我不希望再有下次。”

贺东点头。

“你去休息吧。”贺云峰不想再说了,这是他最后一次告诫贺东。

可是。

却站在原地没有动。

“怎么还不去?”贺云峰走到他身边把房间的门打开了,但是贺东却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动,“做什么?”

贺东犹豫了半响,但还是回答:“我记得云爷曾经说过,我永远都不可以再进你的房间。”他的声音很稳很低沉。

贺云峰愣住了。

他没想到贺东还记得,他曾经说过的话,而且还记得这么的清楚。

贺云峰不想再跟他说话,他只是去秦焱房间的时候,告诉贺东:“我说过了,今晚有台风,你可以在留在这里。”

“那你呢?”

“我去秦焱房间睡。”贺云峰说完就进了房间,并且关上了门。

......

“老爸,昨晚我有说什么,做什么吗?”秦焱试探的询问,看到贺云峰的眼中除了慵懒与沉定之外没有其他多余的表情。

贺云峰看着他,缓慢地摇头。

秦焱这才站起身去了洗手间,贺云峰躺在床上,他缓缓地拉了拉被子,秦焱不记得昨晚的事情了,这也许是好事。

秦焱刚才拉开他的被子看他身上是否有痕迹的动作,他也知道秦焱也许有所怀疑,但是庆幸的是他身上没有痕迹。

秦焱站在床边扣着衬衣的扣子,他居高临下地盯着躺着睡觉的贺云峰:“我今晚有一个约会,不会这么早回来,不用等我。”

贺云峰有些沉默,但是他压住了眼底的无力,缓慢地“嗯”了一声。

“你怎么了?”秦焱看到贺云峰不舒服,他坐在床边,没有着急着走,伸手抚上了贺云峰的额头,但是贺云峰却避开了。

“没事。”

“那我去上班了,你好好休息。”秦焱去上班了,他也没有再跟贺云峰多说什么,而贺云峰昨晚被秦焱抱得骨头都快散架了。

但是。

今天他没躺多久,就起来了,他起来的时候贺东早就已经离开了,而贺云峰下午则是去会友,他去了马场与青帮的老大喝茶,他心里有秘密,但是他不能说。

只是。

贺云峰没想到,他晚上回去的时候秦焱比他还早回去,贺云峰跟秦焱打完招呼之后就准备上楼,可是秦焱却走到面前拦住了他……

“还有事?”贺云峰看他。

秦焱挡住了他:“为什么你昨晚要留贺东在我们家里过夜,他不过是一个外人。”

“昨晚有台风。”贺云峰回答了他,并缓声的表示:“他是你朋友。”

秦焱意味深长地看了贺云峰一眼:“就算昨晚有台风,就算他是我朋友,但你也不至于让他去睡你的房间吧……”

贺云峰觉得秦焱的问题,有些无理取闹,但是他还是告诉秦焱,其他房间都是秦焱的兄弟们的贺东不可以睡。

客房又没有收拾,难不成要贺东去后院的睡佣人睡的房间,那是不可能的,贺云峰自然就让贺东睡他的房间,他觉得没什么不妥。

“我只是想,让你大哥和四弟回来的时候住得舒舒服服,在他们没有入住之前,没有人可以睡他们的房间。”

贺云峰说得很清楚,他表明了态度。

秦焱也不再问了。

贺云峰本想回屋了,可是秦焱却依旧挡在他面前:“你去什么地方了,这么晚才回来,你平时很少出门的。”

“我下午去马场消遣了。”贺云峰也没有丝毫的隐瞒,儿子关心他,他很高兴。如果没有发生昨晚的事情,他现在的心情会更加的愉悦。

“刚才弘夜有来过家里,他说最近没有见到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他想见见你所以就来了。”秦焱这才让开了路,他动作缓慢的下了楼,“不过弘夜在等了你一个小时之后,见你没回来,他就走了,他说几天再来看你。”

贺云峰出门是不带行动电话的,他通常是用司机的,今天没有见到弘夜,贺云峰突然觉得有点遗憾,他想跟弘夜聊聊。

他需要一点时间,让自己放松心情。

可是。

他回到家里,看到秦焱就会想起昨晚的事情,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贺云峰都与秦焱错开了时间,尽量保持不见面。

秦焱在家的时候,贺云峰不是在睡觉就是还没回家,而秦焱不在家的时候,贺云峰才会到客厅陪着敖洋,他的活动范围也不大,基本上都是躺着抽烟,如果是去了外面,走到什么地方都有人为他服务,这几天他去见了弘夜。

弘夜开车陪他倒出走了走,散了散心,当然贺云峰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再加上弘夜很会说话,贺云峰很是满意。

这天。

贺云峰陪着敖洋去了远郊的电影拍摄剧组去探班,因为今天是周末秦焱休息,整天都留在家里,所以贺云峰就陪着敖洋出门了。

最近贺云峰谁都没有陪,都是在自己房里休息,他腿上的痕迹,他也不想让敖洋看到,庆幸的是没有再做乱劈八糟的梦。

前几天贺云峰与弘夜见面的时候,他也听弘夜说了,他最近在东星娱乐帮旗下艺人做电影造型,因为东星的老板是他的朋友,所以他才接下这笔声音。

贺云峰的豪车刚到现场,他就看到弘夜从专属的休息车上下来,弘夜平时打扮很清爽,但却又不失品味与格调。

弘夜亲自替贺云峰打开了车门,他伸手扶贺云峰动作缓慢的下了车,贺云峰的动作很慢,他也没有催促,只是安静的抓着贺云峰的手。

而此时。

敖洋已经从另一边车门下了车,去看正在休息的夏遥了,司机就站在外面候着,贺云峰也没有拦着敖洋……

“你看我?”弘夜低声的询问他。

“嗯。”贺云峰缓慢地点头。

“你这么远来看我,我很高兴。”弘夜笑着将贺云峰扶下了车,贺云峰也因为他会说话,而让他牵着,由于这边没有什么人,弘夜才牵着贺云峰的手,平时在外面他不会随便靠近贺云峰,因为他知道贺云峰不喜欢。

“你工作顺利吗?”贺云峰缓慢地抬眼注视着他,阳光有些炫目,弘夜佩戴的钻石耳钉格外的闪耀迷人……

“还算顺利,就是这里环境一般,也没有什么可以消遣的地方,一个人呆在车里很无聊。”弘夜挡住了司机的视线,轻轻地揽了一下贺云峰的腰,贴在贺云峰的耳边的愉悦的表白,“不过你来了,我就不会无聊了。”

“你今天吃过午饭没有?”

“还没有。”

“我也还没有吃。”贺云峰肚子饿了,他今早出门的时候连早餐都没有吃,他任由弘夜揽着着他,两人慢悠悠地走进了树林。

“前面有一间客栈很有名,东西很唯美,房间也很古味,要不要跟我去试试?”弘夜边走边为贺云峰介绍这边的情况,还邀请贺云峰一起共进午餐。

来这边拍戏的通常都是拍古装剧的,而这里的建筑十分的复古,大片的山林与古建筑,但是贺云峰不想去。

短篇小甜文第十四章(BL同性小说之大叔受VS年轻攻的故事)(2)

“我儿子还在这里,我要陪他。”贺云峰拒绝了弘夜的邀请。

但是。

弘夜也不介意,反而是说:“那我让人送过来,好了,在我保姆车里吃。”

“嗯。”

贺云峰又缓又慢的应了一声之后,就上了弘夜的车,弘夜停车的地方都是工作人员休息的地方,白天工作人员基本上不会来这里,都在剧场里忙碌,这边可以说是僻静又无人来打扰。

也好。

贺云峰不喜欢太吵或者是太闹的地方。

公司为弘夜准备的私人豪车也是加长型的,里面东西还算齐全,座位后排堆放了许多专业工具,贺云峰坐在靠窗的位置休息,弘夜打电话叫了外卖送食物过来,而从贺云峰坐在这个可以看到远处剧组有人在走动,不过距离很远……

弘夜上车之后,就关上了车门,他就坐在贺云峰的对面,两天简单的聊了一会儿,他从言语之中可以了解贺云峰的心情有点沉闷,他想让贺云峰高兴,于是起身就到后排座去翻腾了一本杂志出来,给贺云峰看了看性感美女的图片。

“这个喜欢吗?”弘夜只是拍香水广告的丰满女性,询问着贺云峰。

贺云峰目光沉静地盯着那杂志,他翻了翻,看到一个正在淋浴的美女,那女人肤色很白,前凸后翘的,身材相当高挑……

“这个不错。”贺云峰指了指这个画上的女人,弘夜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贺云峰会这么认为,“你想介绍给我?”

听到贺云峰询问的话之后,弘夜摇头,“这个不行,只是给你看看,没说要介绍给你。”他收起了杂志陪贺云峰坐了一会儿。

贺云峰靠在座椅上,他的侧着头看向弘夜,看到弘夜在整理车上的东西,他缓声的表示:“我好想见我儿子。”

弘夜在一边整理东西,一边看向贺云峰:“今天周末,秦焱是不是应该在家里陪你吗?”

“我说的不是秦焱。”贺云峰不动声色地盯着弘夜,看到弘夜手中的动作有所停顿,他才缓声继续,“你也知道,除了敖洋和秦焱之外,我还有两个儿子。”

“你大儿子和小儿子还没有找到?”弘夜知道贺云峰在找儿子的事情,他也看得出贺云峰也在乎他的儿子。

“没有。”贺云峰看着弘夜,弘夜也停住了动作看着他,过了一会儿,贺云峰又缓缓的动了动唇,“虽然我很想见他们,可是我觉得,我似乎不应该再继续找下去。”他说话的声音很慢,也没什么力气,就好像要睡着了……

但是。

他却很清醒地看着身边的弘夜,而弘夜手里的东西掉在地上,他也不捡了,他直接坐到贺云峰的身边,安慰般的吻了吻贺云峰的脸颊。

“不要想太多,你儿子都过得好好的。”弘夜很安静的回视着他,看到贺云峰注视着他,他就有点忍不住,想吻这个慵懒的男人……

弘夜正要吻上贺云峰微启的双唇,外面却传来敲车窗的声音,硬生生的打断了两人,弘夜快速的亲了一下贺云峰的嘴角,就转身去开门。

年轻人。

总是喜欢这样。

贺云峰这上了年纪的人,到是觉得这种动作很新鲜,他也无法否认,弘夜对他有吸引力,弘夜很懂得怎么让他高兴。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吃完送来的点餐点餐之后,就在两人准备下车出去走走的时候……

“咚”——

车外传来一声剧烈的闷响,车身有细微的摇晃……

贺云峰刚转过头就看到敖洋和夏遥,而此时,敖洋正把夏遥压在车边

……

弘夜也看到了外面的情况,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你儿子在做现场直播。”他侧过头看向贺云峰,发现贺云峰显得异常平静。

贺云峰的手捂住了弘夜的嘴巴,他让弘夜别说话

弘夜顺势将他压在椅子上,看着他:“你儿子还没解决完,我们也不方便出去打扰。”

贺云峰缓声的“嗯”。

弘夜俯下身,一只手撑着贺云峰身下的垫子,:“那不如,我们也来。”

说完,他低下头,吻了吻贺云峰的双唇。

贺云峰懒洋洋的被弘夜吻着,他的目光却飘向了窗外,他儿子看上去很有经验

可就是此时。

贺云峰看到一直垂着双眸的敖洋,慢慢地抬起来眼,若不是因为玻璃不透视,他甚至以为敖洋正抱着夏遥,却盯着他……

夏遥敖洋缓缓的穿好衣服,贺云峰听到夏遥说在片场不方便,待会儿被记者拍到就糟糕了,所以让敖洋先出去,两人这次一前一后慢慢的走远了。

贺云峰和弘夜也才下车跟在他们身后,慢悠悠地到了剧组探班,这部戏贺云峰其实有参与投资,但是他通常很少来剧组,当然来到剧组之后,待遇也比较特殊。

剧组的人看到贺云峰到了,立马有专人为贺云峰服务,迅速的准备好了凳子椅子座椅上,弘夜就陪着贺云峰坐着看拍戏。

而敖洋看到贺云峰到了现场之后,就乖乖的过来坐在贺云峰身边,贺云峰刚才抱女人,现在连气也不喘一下,但是他还是担心儿子累着,让人拿了饮料来给敖洋喝。

“爸,真好……”敖洋搂着贺云峰抱,整个人都埋在贺云峰的怀里,他喝水的时候,那微凉的纯净水的滴在了贺云峰的缎子衣服上……

“嘶……”贺云峰嘴里发出细微的声音。

“爸,这怎么了?”敖洋伸出手指,轻轻地拨开了贺云峰的衣服,指着贺云峰胸口那透着色泽隐约透着润红的地方……

“这是在外面,不要随便拨开爸的衣服。”贺云峰一边不动声色地盯着敖洋,一边动作缓慢地拉上自己的衣服。

敖洋垂下了眼,似乎有些受伤……

但是。

敖洋还是看着贺云峰。

似乎还想要更确切的答案……

弘夜却在这个时候,笑声复合:“其实是你爸胸口疼,之前我用嘴巴替你爸胸口止痛了。”他说完,就结果助理递来冰水,喝了几口。

因为曾经在闲聊的时候,贺云峰告诉过弘夜,“止痛”这件事情,所以弘夜才说得如此的顺口,如此坦荡。

贺云峰只是看弘夜,也没有反驳弘夜的话,似乎觉得这个说法,还可以,毕竟没有半点欺骗敖洋的意思……

弘夜喝完把水递给贺云峰,看到贺云峰喝了,弘夜高兴了,但是敖洋却不愉快了。

没过一会儿,旁边就有助手在叫弘夜去接电话,说是国外打来的越洋电话,弘夜跟贺云峰交代了就去接电话。

贺云峰发现敖洋不高兴了,他动作缓慢地拍拍敖洋的脸:“怎么突然不高兴了?”他刚问完,就感觉到敖洋将冰水贴在了贺云峰的胸前。

“爸,要是热,我给爸降温……”敖洋看着贺云峰,缓慢地眨了眨眼,他的眼底有些受伤,似乎很介意弘夜为贺云峰止痛。

贺云峰缓缓地抽气:“现在不热了。”现在很凉……

看在敖洋智商不高的情况下,贺云峰没有追究,他很宠儿子,当然这种小事,他也没有放在心上,敖洋正爬在他身上说话。

也不知道他跟贺云峰说了什么,贺云峰在笑。

而此时。

刚换完装,已经拍完今天戏份的夏遥,在知道贺云峰来了片场之后,立刻就赶了过来……

夏遥出现看到贺云峰正在与敖洋说话,她也不敢打扰,就是轻声的唤了贺云峰一声,贺云峰这次抬眼看她……

夏遥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穿着平时充满女人味的现代打扮,他下了戏之后从妖艳变成了性感,他打扮很有女人味。

“我有事要和夏遥单独聊聊。”贺云峰让敖洋先去看那些演员拍戏,待会儿等弘夜打完电话回来,他们再一起走。

敖洋点点头,害羞的看向夏遥:“我去看拍戏,你和我爸好好聊……”他说话的声音很小心,但是却十分悦耳。

敖洋离开之后,夏遥就主动地坐到了贺云峰的身边,替贺云峰垂着腿,片场的人看到天后在为云爷捶腿也都不奇怪。

“云爷,你最近好忙,都不找我,我好想你。”夏遥替他垂着腿,她的动作很小心,“你不来看我,也不找我,我很难过。”

“不是说让你陪我儿子好好玩。”贺云峰伸手缓缓地抚/摸夏遥的脸,但他很快就收回了手,“我儿子高兴了,我就高兴了。”

“是。”夏遥明白的了贺云峰的意思,也不敢再多说。

但是。

贺云峰从这个女人的眼里,看到了这个女人对他的念念不忘,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于是他叮嘱了夏遥:“从现在开始,你是我儿子的女人。”

贺云峰的声音极其的缓慢,但那成熟的嗓音却很是迷人,夏遥听到贺云峰如此一说,夏遥还想说什么,但是看贺云峰的眼神逐渐的变得沉,她也不敢再多说,只好点头。

“我儿子送你的项链喜欢吗?”贺云峰靠在椅子上,目光落在远处的敖洋身上,而他却是在跟夏遥说话……

夏遥停住了手上的动作,有些疑惑地看着贺云峰:“云爷,敖洋没有送过我什么项链,他从来都没送过礼物。”

没有……

贺云峰当初让敖洋挑了一根项链送给夏遥,可是敖洋竟然没有送,那为什么敖洋要骗他?

他知道夏遥不敢撒谎,若是收了礼物肯定会说,听到夏遥的话之后,贺云峰也没说什么,他依旧目光沉定的注视敖洋的背影。

他这个儿子,他好像还不太了解……

此时。

弘夜回来了。

敖洋也跟着走了过来。

而夏遥却提议说到山上的古店去夜宿,弘夜告诉贺云峰那间店设备很齐全,有温泉,有住宿,还有古朴的美食,最近剧组的人员才去过一次,夜晚的风景很赞,邀贺云峰一起去玩玩,反正都来了。

贺云峰倒是不敢兴趣,可是敖洋却很感兴趣,所以贺云峰就陪敖洋去了,这山道很长,很远,山顶不通车,所以要步行,山路又十分狭窄。

四人走到山腰上就开始下雨了,没有带伞几人都被淋湿了,由于路上贺云峰走不动了,弘夜干脆直接把他背起。

贺云峰懒洋洋地靠着弘夜的肩头,但是他的目光却始终都落在敖洋的身上,由于几人都没有伞,所以都被淋得浑身湿润。

敖洋与夏遥走在前面。

贺云峰与弘夜走在后面,弘夜背着他走了很久,才走到了山顶,贺云峰知道弘夜那精致的脸上满脸都是水。

冰凉的雨水顺着弘夜的下巴缓缓地滑落,弘夜的肤色还算白,看上去没有丝毫的瑕疵,他那线条柔和的下巴极为精致……

贺云峰似有似无的贴在弘夜懒声的询问:“你走了这么久,累不累?”

“不累。”

已经走到山顶了,几人进了酒店,所以弘夜就放下了贺云峰,大雨淋湿了贺云峰的身体,他的衣服全都贴在身上,身形轮廓清晰的浮现。

弘夜右耳上的钻石耳钉很精致,再加上他很帅气,整个人看着就是赏心悦目。

而此时。

敖洋走了过来:“爸,你扣子松了……”他那黑黑的眸子静静地注视着贺云峰,他很小声的提醒着贺云峰。

贺云峰下意识缓缓地合拢了自己身前的衣服,轻轻地应了一声。

一共订了两间房。

敖洋与夏遥一间,贺云峰与弘夜一间。

这客栈很古朴,是提供给拍古装戏剧组用的,里面的店员都是一致的古典装扮,看上去还相当的典雅,很配合这里。

贺云峰洗完澡换好睡袍出来后,趁着弘夜还在洗澡的时候,他就到隔壁房间看了看儿子,贺云峰喝了几杯送来的暖酒。

外面的雨下得很大,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今晚是回不去了。

贺云峰推开的窗户,他们住在三楼的阁楼上,往下俯瞰下面是烟云缭绕的景象,夜里山里雨雾朦胧,空气很清晰。

有少许的雨滴拍打在贺云峰的脸颊,敖洋走到贺云峰的身边,贺云峰感觉到敖洋似有似无的贴在他背……

“爸……”敖洋小声的喊他。

贺云峰缓慢地侧过头,慵懒地注视把下巴放置在他肩头的敖洋:“怎么了?”他缓声的询问儿子怎么了……

“我最喜欢下雨天了……”敖洋的声音很小,他的目光落在窗外,看得出他很喜欢,同时贺云峰感觉到敖洋压紧了他。

“为什么?”贺云峰看着儿子。

“因为爸喜欢……”敖洋的双手摁住了窗栏,他说完时候的气息都喷洒在了贺云峰的耳边,他侧过头看向贺云峰……

两人的目光不期然相遇。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贺云峰好像没告诉敖洋,他喜欢听着雨滴的声音,舒服躺在沙发上抽着烟,他很享受这种时刻。

“很小时候,好像听妈说过……”敖洋小心翼翼的抱紧了贺云峰,他垂下了头,贺云峰看不清楚他的神情。

贺云峰感觉到敖洋压紧了他,他整个人都抵在窗台边,敖洋气息就在他的颈间徘徊……

“爸,我想和你睡……”敖洋侧过头,小心翼翼的注视着目光沉定的贺云峰,看到贺云峰微皱眉,他有些失望的垂下头。

“别压着我。”贺云峰懒声告诫敖洋,敖洋却压紧了一点,贺云峰感觉到敖洋在捏他敏感的腰间

“我想和你睡……”敖洋又重复一遍,这次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

贺云峰想转过身,可是敖洋没有给他机会,他缓缓地皱起了眉头:“去把头发上的水,擦干净,不然会着凉的。”

敖洋乖乖的听话去拿了毛巾,只是他坐在红木椅上,擦头发的动作有些笨拙,贺云峰只好动作缓慢的替他擦。

敖洋的头,靠在贺云峰的怀里,那细软的发丝贴着贺云峰的微敞的胸口,贺云峰行动很缓慢,敖洋被他揉得快睡着了。

贺云峰替他擦干了发丝,就将毛巾搭在椅子上:“你也累了,好好休息,我回房了。”他缓缓地摸了摸敖洋的脸颊。

正准备抽回手,却被敖洋抓住了手背:“不回房。”

贺云峰居高临下地看着敖洋:“今晚夏遥会陪你。”他说完就抽回手,慢悠悠的出了房间,但是敖洋却跟了出来。

“不用送了。”贺云峰让他回去睡觉。

敖洋不但没有回去,反而还关上了门,敖洋就跟在他的身后,似乎是要到他的房里去,他觉得儿子有点奇怪。

明明夏遥在。

还要和他睡……

他只好停下脚步,告诉敖洋:“弘夜在房里,你进去不方便。”

敖洋愣着。

没有说话。

无论贺云峰怎么让他回去,他就站着不走,最后才憋出三个字:“要亲亲。”每晚睡觉之前两人都会晚安吻。

“嗯。”贺云峰慵懒的点头应许了,表示敖洋可以所要亲亲。

很快。

敖洋就凑过来,双唇贴在了贺云峰的唇上,原本只是简单的亲亲,可是这次敖洋没有立刻松开,反而是缓缓的压紧了……

未完待续(请关注小编,后面更精彩,每天更新),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