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魔都(魔都归来)

各位看官你们好,我是单只蝴蝶吖,很高兴遇见,点击右上角【关注】,与你分享更多精彩内容~


漂泊魔都(魔都归来)(1)

作者 | 梳子姐

目前,上海全市16个区都已实现社会面清零。

所有的结束,都是另一种开始。

(一)

疫情期间最缺的是什么?

三年前,缺的是口罩、防护服等医疗物资以及对病毒的科学认知。

现在防疫物资要啥有啥,却出现了吃饭难、看病难等基本民生问题。

说到底,不是缺吃缺喝,而是缺理性、缺温情、缺良善。

所以,当合肥振臂一呼“正大光明”时,顷刻俘获了人心,赢得了掌声。

孟子曰:仁,人心也。

对合肥防疫仁政的追捧,实乃形势所趋、人心所向。

但是也有很多人无比担心,合肥能否于泥沙俱下中保持一股清流?

事实也证明,一句好的口号从喊出来到落地变现并不是那么简单。

最近,就有人“光明正大”地到了合肥,抵达后却喜提自费隔离。

网友@奥斯特洛夫斯基表示,他提前一天询问从杭州可以正常到合肥,但抵达后却被告知杭州属于“敏感地区”,要么隔离7 3,要么返回。买不到返程票,只好自费住进隔离酒店。

不少网友也发文称,自己因有过杭州等敏感地区行程,到达合肥后被迫自费隔离。

显然,合肥又发明了一个新词“敏感地区”。

除了杭州,还有郑州、许昌、周口、无锡、嘉兴、宁波、台州、济南、广州、上饶、沈阳等11个城市被合肥认定为“敏感地区”。

说一套做一套,还不如只做不说显得坦诚。

这样的土政策让“正大光明”的豪言壮语蒙羞。

即便如此,我们仍希望合肥能够纠正工作中的偏差,继续扛起“正大光明”的大旗。

因为,有许多无辜的人承担了本应针对病毒的怨忿和伤害,成为理所当然的代价。

当下太需要这种温暖人心的力量了,哪怕站出来喊喊口号都能让人感激涕零。

从合肥的实践看,先有正大光明的政策,才有正大光明的自由。

民生不可废,人心不可欺。

千万别把对待病毒的手段,用在人民群众身上。

当务之要,是把疫情管理的政策统一起来、透明起来,让人来得踏实心安。

(二)

战争的伤痛,始于硝烟散尽之时。

从开始的半封城,到静态管理,再到无声管理,直到最后解封,冰冻的上海开始融化。

一对从江西来上海看病的老夫妻,终于盼来回家的日子。

治好身上的病,心头的痛向谁诉。

两个月来,她们在上海无依无靠,流落街头,什么都不想讲,说多了全是眼泪,能回家就行。

回家,离开上海,成为一种笃定的信念。

漂泊魔都(魔都归来)(2)

前往虹桥火车站的路上,有的三五成群,有的形单影只,有的穿上密不透风的防护服,随处可见拉着行李箱的人流。

无法想象,他们选择用最原始的方式徒步行走,丈量这个国际化大都市的距离和温度。

也有人骑着共享单车,把行李箱托在后面,晃晃荡荡地前行。

一位经历过汶川地震的川妹子,骑了40公里共享单车,最终赶在签证截止日登上飞往新加坡的航班。

他们要么是打不到车,要么就是打车费用太高,让人承受不起。

一位姑娘行李太多,约了辆货拉拉,车费也就100多块钱,可是小费却高达1000块。

有人回武汉老家,买不到三百多的火车票,于是三个人每人出3000块钱拼车,比平时路费高出十倍。

就这样他还不能有丝毫犹豫迟疑,因为驾车离沪证明有效期只有短短6个小时。

现在,上海警方查处倒卖火车票案件5起,抓获犯罪嫌疑人6名。

其中,每张火车票最少加价500块,最高的每张加价1100块。

我不惊讶于“黄牛”的黑心,无法理解的是实行严格车票实名制后,这些车票怎么倒腾到手,又怎么顺利通过层层查验环节上车的。

真是老实规矩限制了咱的想象力,敲破脑壳也想不通动作高价票的机巧所在。

两个月的封控,交着房租、吃着高价菜、没有收入,快清零的钱包真支付不起这最后的盘剥。

走着去火车站,时间不好准确把握,路上也买不到吃喝,累了只能席地而卧,人之至穷便顾不得那些体面和精致了。

漂泊魔都(魔都归来)(3)

最夸张的是一位江西男子,自己制作了一个极其简易的泡沫木筏,准备划船回老家。

真不知道他是赌气搞行为艺术,还是展示自己的野外生存能力。

也有一些好心人看不下去,用自己的电动车免费送人去火车站,维护着这座城市最后一点面子。

有些上海市民无法理解,难道交通部门就没有能力组织几十辆公交车,在各区主要交通要道集中送一下离沪同胞,也算用最后的温情弥补防疫工作中的失误。

不抱希望便不会失望,那些用双腿走也要离开上海的人,哪还会在乎什么温情不温情。

城市是美丽的城市,市民是温良的市民。

不知道哪里不对劲,反正最后只剩下辛酸。

(三)

2022年春天,注定会成为这座城市永久的记忆。

全国各地数万名医护人员,驰援守“沪”;社区志愿者,挺身而出、逆向而行;外卖小哥,奔波配送。

“谢谢每一个平凡的守沪者”

这是上海社会面清零后,央视新闻发布的消息。

一切都结束了,一切正在重启。

离去的人或还回来,有些失去则无法弥补。

上海财经大学教授盛松成说,自己三个月没理发了,解封后不可能一个月理三次。

经济上的损失尚在其次,人心的安抚与收拢尤为关键。

高中同学现定居在上海,这段时间始终坚守在抗疫一线,他说累倒不怕,就是没有成就感,感受只有八个字:

“一场病毒,刮目相看”

到底什么东西让人刮目相看,他没有细说明说,只可意会无法言传。

当上海重归繁华,当人生继续劳碌,相信每个亲历过这次疫情的人都会有涅槃之悟。

人与自然、政府与市民、法治与良知之间,究竟存在哪些矛盾和缺憾?

这座经济上最发达的城市,为何会有那么多离奇、离谱的怪事?

愤怒过后不能选择性遗忘,需要心平气和剖其根本,看看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若找不到病根,如何向那些平凡的守沪人交代?

有事不会稀里糊涂过去,有些人不允许瞒天过海糊弄。

魔都归来,暴风雨将更加猛烈!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