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密室的故事(扣响密室之门赤裸的女尸)

作品【扣响密室之门】

作者:青崎有吾【日】

死亡密室的故事(扣响密室之门赤裸的女尸)(1)

扣响密室之门


一向不爱看书的我最近几天迷上了推理小说,最近看的一本便是上面的那本书,猪脚是两个侦探,不同于福尔摩斯与华生一个推理一个辅助顺便承托主角的高智商,如果你问他们谁是侦探他们会说

“不好意思,我们两位都是。”“我是御殿场倒理,手法专家。”“我是片无冰雨,动机专家。”

倒理擅长解析手法,冰雨则擅长寻找作案动机。所以无奈之下,他们只好用互补的形式来合作成立了一所侦探事务所名字就叫做‘扣响密室之门'

死亡密室的故事(扣响密室之门赤裸的女尸)(2)

本片文章主要分享本作的第二个短篇故事【头发变短的尸体】

死亡密室的故事(扣响密室之门赤裸的女尸)(3)

东京的一所公寓发生一起谋杀案,死者是一名女性,死者只穿内衣赤裸的倒在浴室中姿势扭曲,脖子有勒痕是窒息死亡。

赤裸、女尸、勒痕、窒息案情似乎一目了然,一起简单的强奸未遂杀人案。

死亡密室的故事(扣响密室之门赤裸的女尸)(4)

但是奇怪的是尸体的头发被凶手故意剪去了,为什么呢如果是强奸未遂杀人案凶手为何要多此一举呢。

疑点一:变短的头发。

侦探二人组立刻来了兴趣(当然不是冲着没穿衣服的妹子去的),去了案发现场。

死者是一个剧团的团长,犯罪嫌疑人有三个是死者一个剧团的同事,已经接受警察的盘问,三人都神情沮丧低着头,十分难过。

同事A【男】死者的恋人 案发时:逛街,没有目击证人。

同事B【女】案发时:在家睡觉。没有目击证人。

同事C【男】发现死者的人 案发时:在家,没有目击证人,去取演出行李时发现死者。

房间是临时租的公寓充当排练室与休息室,一间休息室有一张床、一个厨房、一间浴室,死者在浴室遇害。奇怪的是尸体浴室地板,在休息室的床上却整齐的码放着死者的衣物衣物上散乱的摆放着未打包的行李。

衣物的顺序是上衣裙子袜子,整齐的码放在一起,倒理推理是死者自己脱掉衣服放在这里的,这就否定了强奸杀人的说法,那是为什么,无论如何一个女人在大白天脱光衣物和凶手待在一个房间里然后就出了人命总是不正常的。

难不成是死者和凶手在玩某种游戏一不小心过火造成了死者死亡倒理半开玩笑的说,“这不可能死者神情痛苦姿势扭曲,不想是享受的样子”冰雨认真的反驳。

而且最重要的是,无法避免的一个问题,凶手为何剪掉死者的头发。


几分钟后头发被警察在附近的车站的垃圾场捡到,头发没有异常。

新的疑点又出现:凶手不需要头发,为何要剪掉死者的头发。

头发、窒息、凶器、勒痕。。。。

过了几秒,冰雨如同触电般从床上跳了起来。穿地!我记得凶器是细绳之类的东西吧?”“哎?嗯。凶器目前还没找到,还不知道是什么……”穿地说到一半突然沉默了。我也灵光一闪,跟她同时叫了出来。“是头发啊!”

案情已经明了了

推论;死者在这间屋子里跟某人私会,中途因为某件事,跟对方发生了口角,对方失去了理智,想把美香勒死,手边又没有合适的凶器。”于是用死者的头发勒死了死者,因为太过用力头发丝嵌入凶手的肉中留下了凶手的DNA所以凶手要间死者的头发剪下丢掉。

接下来只要检查一下犯罪嫌疑人的手指有伤口的,就是凶手了。

有点遗憾,看来这次的案子没什么了不起的。

然而-

检验结果出来剧团同事中并没有谁手指受伤。

案情在此陷入僵局,同时他们也注意到自己推理中一个严重的漏洞,如果是怎么重要的凶器头发凶手不可能只是简单丢掉不远的一个垃圾堆。

看着地上散乱的未打包的行李封口夹、纸箱但是少一样东西。

打包要的塑料绳,两人反应过来,绳子不见了,难不成绳子才是真正的凶器。

可是头发又怎么解释

到底是什么,我自己也不明白。每当不明白的时候,我总是会转变思路,一脚踢翻已经堆砌好的逻辑,重新建造新的逻辑。来,思考吧!御殿场倒理!你要怎么把这些线索连接起来?浴室、内衣、脱掉的衣服、空纸箱和塑料绳,还有头发变短的尸体……一瞬间,我想到了某件事。“冰雨。”我又再一次呼唤搭档的名字。“看来我犯了个错误。”“什么错?”“这案子不该归你负责,怎么看都应该由我来。”

上篇完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分享
评论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