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林外史6至10回摘抄(市井俚语看百态)

儒林外史6至10回摘抄(市井俚语看百态)(1)

王太守: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很多人都以为,所谓三年清知府,说的是清朝知府,其实大错特错。吴敬梓《儒林外史》借王太守之口点出这句名言,可知这并不是清朝电视剧的首创。吴长于康熙年间,那么这句话的历史应该更为长远。很可能明时就有。即使说的是本朝,也不太可能直接加个“清”字,一般指前朝时,往往直接会说唐宋元明如何如何。

清知府,指的是清廉的知府。即使当了三年清廉的知府,也能挣下十万两雪花银。清廉尚且如此,更遑论贪官了。

王太守,王员外,王举人,王道台,就是王惠。这厮不是个好鸟,一心信神信鬼,钻营上进,只为贪钱图利。关键时刻为保狗命,不惜毁节投降造反派,最后身败名裂,升官发财无非黄粱旧梦,还成了朝廷捉拿罪犯,跟老鼠一样四处逃窜,成为全书儒林人士中最大的污点。

王太守是吴敬梓着意刻划的反面典型,从出场到消逝,以猥琐始,以狼狈终。作者的笔墨,处处透着讽刺之意,极为“厚爱”。

儒林外史6至10回摘抄(市井俚语看百态)(2)

周进还在汶上县挣扎着教学谋生时,王惠已经中了举人,而且家境殷实,有管家,吃穿讲究。身穿宝蓝缎直裰,脚下粉底皂靴。晚饭上的是鸡鱼鸭肉,堆满桌子,而周进只有一碟老菜叶,一壶热水。周进比王惠年长二十余岁。此时王惠正三十多,风华正茂。而周进连个秀长都没有考取,面对王惠,还一口一个“晚生”。周进恭维王惠的应试文章作得好,王慧半鬼半神地说那不是他作的,也不是人作的。整得老周进犯晕。王惠瞎摆活说,乡试头场考试,他居然打瞌睡,号里突然蹿出五个青脸人,一个拿着一枝大笔,在他头上一点,跳出去了,然后一个戴纱帽,穿金袍的人过来拍了拍,叫道“王公请起”。他就惊醒了,笔走龙蛇,一会儿写完了。

当时王惠不是一般人,后来王惠一般不是人。神叨叨的王举人,吴敬梓干脆戏弄到底。当时周进有一个小学生荀玫,交了模拟试卷叫周进批改。王举人见了这名字大惊,说曾做了一梦,梦见会试高中,就是和这荀玫同榜。王举人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周进说梅玖也梦见正月一日大红日落在头上,梦也是准的。王惠说若如此,像他这样中过举的,岂不是天都该下来让他顶着了?

王举人二次登场,正好应了“一梦三人”。不过二十年光阴已过,物是人非,各人境遇大不相同了。周进已做了国子监司业,好比教育部副部长加中央党校副校长。在他力荐之下,范进也中了进士,点了山东学道。奉周司业之托,范进在山东点了已长大成人的荀玫中了秀才,得了一顶方巾,转农为儒,终于成功“农转非”了。当年被乡人当作笑话的“荀进士”,气得荀老爹暴怒不止,此时老爹已经归西,看不到儿子的飞黄腾达了。荀秀才一鼓作气,又考中了举人,会试又中了进士。与他同中的就是王惠王举人。

儒林外史6至10回摘抄(市井俚语看百态)(3)

此时王惠已是须发皓白。从三十出头到五十多,从举人到进士,王惠走了二十多年,就是为了等着荀玫长大成人,成为同榜。二人殿试又同时高中,一齐转了工部员外郎。王举人,成了王员外。

“一梦三人”,三人没一个好东西。荀玫穷苦出身,得志之后贪赃枉法,最后也被法办。当时中了员外,老母亲去世,礼当丁忧,这自然耽误官路。王惠要他隐匿不报,荀玫居然照做,二位儒林人士,干起违背伦理之事丝毫不觉脸红,还能成为什么栋梁之才呢。

王惠又被江湖术士陈礼摆了一道,得乩云:“羡尔功名夏后,一枝高折鲜红。大江烟浪杳无踪,两日黄堂坐拥。只道骅骝开道,原来天府夔龙。琴瑟琵琶路上逢,一盏醇醪心痛!

这个琴瑟琵琶,不知道是不是启发了金庸,在《射雕英雄传》里,郭靖与黄蓉找一灯疗伤,跟渔樵耕读对对子,上联就是“琴瑟琵琶,八大王一般头面”,黄蓉出下联说:“魑魅魍魉,四小鬼各自肚肠”。

儒林外史6至10回摘抄(市井俚语看百态)(4)

王惠的八大王不是什么好事。王员外点了南昌太守,应了“两日黄堂坐拥”,两日为昌是也。王员外成了王太守,志得意满,欣然上任。前任蘧太守以年老多病告老还乡浙江嘉兴,儿子蘧景玉代为交接工作。王太守在酒席间按捺不住,直言不讳询问地方特产,词讼里如何寻得利薮好处。颇受蘧景玉的鄙视。那蘧太守本是淡然雅致之人,以无为之治为治,务在安辑,与民休息,因此官司少,事非少,讼简刑清。衙门里有三种声音,不是风声雨声读书声,而是“吟诗声、下棋声、唱典声”。蘧老太守襟怀高旷,看破官场浮沉,急流勇退,挂甲归田,实在高尚之士。王太守相比之下,猥琐之相直往外冒。蘧景玉嘲笑说王太守上任后,衙门里要换三种声音了,子声、算盘声、板子声。

果然,王太守精明透顶,凡是有好处有利益的地方,无不严加控制,大板子打得百姓加衙役哭爹喊娘,直做恶梦。如此严苛腐败,王太守却被选做江西第一能员,直接升官了。赴任途中住宿公馆,大厅上一块牌匾,用红纸贴着“骅骝开道”,风吹落红纸,露出底来,正是“天府夔龙”。杜甫有诗:“骅骝开道路,鹰隼出风尘。” “巢许山林志,夔龙廊庙珍”说的都是股肱良臣。看样子王太守早晚升任宰相。

可惜命运弄人。王太守升任南赣道,成为王道台。八王宁王造反,攻破城门,官民逃窜。王道台被俘,吓得尿裤子,也不做股肱之臣了,直接投降。宁王造反失败,王道台又狼狈逃命,如丧家之犬。一番功名利禄,不过一场春梦。

若干年后,逃命的王惠跑到浙江境内,遇到蘧景玉的儿子蘧公孙,得了二百两银子的救济,给了蘧公孙一个枕箱,就是这个枕箱,后来差点要了蘧公孙的命。王惠改名换姓,削发为僧,从此苟活于世。

不知,他是否还记起南昌府里蘧老太守的“清廉三声”。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分享
评论
首页